995ks.cm亚米无删减-995ks.cm亚米在线观看-星游电影网
首页 电影 连续剧 综艺 动漫 资讯 排行

995ks.cm亚米

  • 吕启凤 任程伟 刘永生 
  • 状态:更新至第20集

《老娘泪》的剧本源自两个真实案件。一个是四川的交通厅长,犯了受贿罪,他的母亲已经80岁了,她不知道儿子到底犯了什么罪,以为就是欠了钱,就带着孙子去卖花来还儿子欠的钱,让人很感动。还有一个是儿子成了黑社会分子,案发之后跑了,为了逃避法律制裁整容了。母亲花了三年时间走遍全国去找他,终于把儿子找了回来。

热播国产剧

995ks.cm亚米热门推荐

  • 更新至20210413期
  • HD
  • 更新至37集
  • 共32集,完结
  • 共38集,完结
  • 超清
  • BD中字
  • 超清
  • 超清
  • 超清
  • 完结
  • 更新至30集
  • 更新至12期已完结
  • 更新至18集完结

头段) 【坐宫】 杨 延 辉:[引 子]金井锁梧桐,长叹空随,一阵风。 [定 场 诗]失落番邦十五年, 雁过衡阳各一天。 高堂老母难得见, 怎不叫人泪涟涟。 (白)本宫,四郎延辉,山后磁州人氏。父讳金刀令公,母亲佘氏太君,生我弟兄七男,俱受君禄。只因十五年前,沙滩赴会,一场血战,只杀得我弟兄,四走逃亡。那时本宫被擒,改名木易。多蒙萧太后:不肯杀害,反将公主匹配。算来到有一十五载,昨日小番报道:萧天左,在九龙飞虎峪,设下了天门大阵,宋王御驾亲征。闻听老娘,押粮来到雁门关口,是我有心,回营见母一面,怎奈关口阻隔,插翅不能飞过。思想起来,好不伤感人也! (二段) 杨 延 辉:[西皮慢板]杨延辉坐宫院自思自叹, 想起了当年事好不惨然。 我好比笼中鸟有翅难展, 我好比虎离山受了孤单。 我好比南来雁失群飞散, (三段) 杨 延 辉:[西皮慢板]我好比浅水龙久困沙滩。 想当年沙滩会一场血战, [西皮二六]只杀得众儿郎滚下马鞍。 我被擒改名姓方脱此难, 将杨字拆木易匹配良缘。 萧天佐摆天门在两下会战, 我的娘领人马来到北番。 我有心回宋营见母一面, 怎奈我身在番远隔天边。 思老母不由我肝肠痛断, 想老娘泪珠儿洒在胸前。 [哭 头]眼睁睁高堂母难得见,儿的老娘啊! [西皮摇板]要相逢除非是梦里团圆。 (四段) 铁镜公主:(内白)丫头,带路啊! [西皮摇板]芍药开牡丹放花红一片, 艳阳天春光好百鸟声喧。 我本当与驸马消遣游玩, 怎奈他终日里愁锁眉尖。 (白)驸马,咱家来啦! 杨 延 辉:(白)公主来了?请坐! 铁镜公主:(白)坐着。我说驸马,自从来到我国,一十五载,朝欢暮乐,未曾忧思,我瞧你这两天,怎么愁眉不展的?莫非你有什么心事吧? 杨 延 辉:(白)本宫无有心事,公主不要多疑。 铁镜公主:(白)你说你没有心事,你瞧,你的眼泪还没有擦干呢! 杨 延 辉:(白)这个.. 铁镜公主:(白)现擦也来不及啦。 杨 延 辉:(白)咳!本宫心事到有,慢说公主,就是那大罗神仙,难以猜透。 铁镜公主:(白)慢说是你的心事,就是我母后的国家大事,咱家不猜便罢! 杨 延 辉:(白)若猜呢? 铁镜公主:(白)猜他个八九分。 杨 延 辉:(白)如此就请公主猜上一猜。 铁镜公主:(白)丫头啊,打坐向前! [西皮导板]夫妻们打坐在皇宫院, (五段) 铁镜公主:[西皮慢板]猜一猜驸马爷满腹机关。 莫不是我母后将你怠慢? (六段) 杨 延 辉:(白)啊,公主,你这头一猜.. 铁镜公主:(白)猜着了? 杨 延 辉:(白)错了! 铁镜公主:(白)怎么错啦? 杨 延 辉:(白) 想那太后,乃是一国之主,本宫又有半子之劳,慢说无有怠慢,纵有怠慢,看在公主的面上,也要担待一二。 铁镜公主:(白) 是啊!想我母后,乃是一国之主,你这女婿,又是半子之劳,慢说没有怠慢,即便有些个怠慢,还把她老人家怎么样呢? 杨 延 辉:(白)是啊! 铁镜公主:(白)不是的? 杨 延 辉:(白) 不是的! 铁镜公主:(白)啊,是了! [西皮慢板]莫不是夫妻们冷落少欢? 杨 延 辉:(白)啊,公主,你又猜错了! 铁镜公主:(白)又错了? 杨 延 辉:(白) 想你我夫妻,相亲相爱,一十五载,何言冷落少欢啊? 铁镜公主:(白)是啊!想你我乃是恩爱的夫妻,我怎么说冷落少欢呢? 杨 延 辉:(白)是啊! 铁镜公主:(白)不是的? 杨 延 辉:(白)不是的! 铁镜公主:(白)哦哦!是了! (七段) 铁镜公主:[西皮慢板]莫不是思游玩那秦楼楚馆? 杨 延 辉:(白)想这皇宫内院,异景非常,那秦楼楚馆也是本宫去的所在呀? 铁镜公主:(白)是呀!想那秦楼楚馆,难道说,还胜得过皇宫内院不成吗? 杨 延 辉:(白)着啊! 铁镜公主:(白)又不是的? 杨 延 辉:(白)不是的! 铁镜公主:(白)哦哦是了! [西皮慢板]莫不是抱琵琶你就另想别弹? (八段) 杨 延 辉:(白)公主此言差矣!想本宫乃是被擒之人,多蒙太后不斩之恩,事到而今,还讲 什么怀抱琵琶,另想别弹。你出此言,不甚要紧,岂不愧煞,唉!本宫! 铁镜公主:(白) 哟!你别哭啊!我跟你闹着玩呢!这倒难猜了! [西皮慢板]这不是那不是是何意见? (白) 驸马,你过来,我这一猜,猜到你的心眼儿去啦! 杨 延 辉:(白)公主请猜! 铁镜公主:[西皮摇板]莫不是你思骨肉意马心猿? 杨 延 辉:(白)哦! [西皮快板]贤公主虽女流智谋广远, 猜透了杨延辉腹内机关。 我本当吐实言求她婉转, 铁镜公主:(白)猜着啦? 杨 延 辉:(白)慢来呀! [西皮摇板]还须要紧闭口慢露真言。 (九段) 铁镜公主:(白)我说驸马,心事被咱家猜着了没有啊? 杨 延 辉:(白)本宫心事,到被公主猜透!但是不能与本宫做主,唉!也是枉然。 铁镜公主:(白)只要你说出来,大小给你拿个主意就是啦! 杨 延 辉:(白)哦!公主啊! [西皮快板]我在南来你在番, 千里姻缘一线穿, 公主对天盟誓愿, 本宫方肯吐真言。 铁镜公主:(白)要咱家起誓啊? 杨 延 辉:(白)正是! 铁镜公主:(白)我不会的! 杨 延 辉:(白)怎么?番邦女子连誓都不会盟么? 铁镜公主:(白)比不得你们南蛮子。拿起誓当白玩儿了! 杨 延 辉:(白)待本宫教导与你。 铁镜公主:(白)你教我吧! 杨 延 辉:(白)跪在此地,口称皇天在上,番邦女子在下,驸马爷对我说了真情实话,我若是走漏消息半点,都后来,天把我怎长,地把我怎短! 铁镜公主:(白)你听着:皇天在上,番邦女子在下,驸马爷对我说了真情实话,我若走漏消息半点,都后来,天把我怎么长,地把我怎么短!我说驸马,到底怎么长,怎么短呐? 杨 延 辉:(白)诶!要你终身,对天一表! 铁镜公主:(白)你当我不会起誓?过来抱着孩子,待咱家起誓啦! [西皮流水]铁镜女跪尘埃祝告上天, 尊一声过往神细听咱言: 我若是走漏了他的消息半点, 杨 延 辉:(白)怎么样啊? 铁镜公主:(白)罢! [西皮摇板]三尺绫自悬梁尸不周全。 杨 延 辉:(白)言重了! [西皮快板]一见公主盟誓愿, 本宫才把心放宽。 二次里走向前重把礼见, 铁镜公主:(白)猜着了! 杨 延 辉:[西皮摇板]我方肯到宋营拜母问安。 (十段) 铁镜公主:(白)我说驸马,誓已起了,有什么话,你快说吧! 杨 延 辉:(白)你道本宫,当真姓木名易么? 铁镜公主:(白)哟!谁不知道,你是木易驸马呀! 杨 延 辉:(白)非也! 铁镜公主:(白)非也?哈哈!好啊!自从来到我国,一十五载,连真名实姓都没有?今儿个,说了真名实姓便罢!如若不然,奏知母后,要你的脑袋!你可害苦了我啦! 杨 延 辉:[西皮导板]未开言不由人泪流满面! (婴孩啼哭。) 杨 延 辉:(白)啊,本宫与你讲话,怎么在阿哥身上打搅啊? 铁镜公主:(白)你说你的,难道我儿子不撒尿吗? 杨 延 辉:(白)唉!公主啊! 铁镜公主:(白)说好的吧! 杨 延 辉:[西皮原板]贤公主细听我表叙家园: 我的父老令公官高爵显, 我的母佘太君:所生我弟兄七男。 都只为宋王爷五台山还愿, 2006-4-1 19:54:24 紫衣少年 等级:版主 文章:281 积分:802 门派:无门无派 注册:2006年3月25日第 3 楼 -------------------------------------------------------------------------------- (十一段) 杨 延 辉:[西皮原板]我弟兄八员将赴会在沙滩。 [西皮快板]我大哥替宋王长枪命染, 我二哥短剑下命染黄泉。 我三哥被马踏尸骨泥烂, 我五弟弃红尘悟道深山。 我本是杨…… 铁镜公主:(白)禁声!驸马,到底儿杨什么? 杨 延 辉:(白) 唉! [哭 头]啊!贤公主,我的妻呀! [西皮摇板]我本是杨四郎名姓改换, 将杨字拆木易匹配良缘。 铁镜公主:[西皮流水]听他言吓得我浑身是汗, 十五载到今日才吐真言。 原来是杨家将把名姓改换, 他思家乡想骨肉就不能团圆。 我这里走向前再把礼见, 尊一声驸马爷细听咱言: 早晚间休怪我言语怠慢, 不知者不怪罪你的海量放宽。 (十二段) 杨 延 辉:[西皮快板]我和你夫妻们恩德非浅, 贤公主你何必礼仪太歉。 杨延辉有一日愁眉开展, 忘不了贤公主恩德如山。 铁镜公主:[西皮快板]讲什么夫妻情恩德不浅, 咱与你隔南北千里姻缘。 因何故终日里愁眉不展, 有什么心腹事你就只管明言。 杨 延 辉:[西皮快板]非是我这几日愁眉不展, 有一件心腹事不敢明言: 萧天佐摆天门两国交战, 我的母押粮草来到北番。 我有心回营去见母一面, 怎奈我身在番不是能过关。 铁镜公主:[西皮快板]你那里休得要巧言改辩, 你要拜高堂母是我不阻拦。 杨 延 辉:[西皮快板]既是公主不阻拦, 无有令箭怎能过关? 铁镜公主:[西皮快板]有心发你金批箭, 怕你一去他不回还。 杨 延 辉:[西皮快板]公主赐我的金批箭, 见母一面即刻还。 铁镜公主:[西皮快板]宋营离此路途远, 一夜之间你怎能还? 杨 延 辉:[西皮快板]宋营虽然路途远, 快马加鞭一夜还。 铁镜公主:[西皮快板]方才叫咱盟誓愿, 你对苍天与我表一番。 杨 延 辉:(白)哦! [西皮快板]公主要我盟誓愿, 双膝跪在地平川。 我若探母不回转, 铁镜公主:(白)怎么样啊? 杨 延 辉:(白)也罢! [西皮摇板]黄沙盖脸尸骨不全。 铁镜公主:(白)言重了! [西皮流水]一见驸马盟誓愿, 咱家才把心放宽。 你在后宫乔改扮, [西皮摇板]盗来令箭你好出关! 杨 延 辉:[西皮快板]一见公主盗令箭, 本宫才把心放宽。 扭回头来叫小番! [西皮散板]备爷的千里战,扣连环,爷好出关! (十三段) 【盗令】 萧 太 后:[西皮导板]两国不和屡交战, [西皮慢板]各为其主夺江山。 老王爷设下了双龙会宴, (十四段) 萧 太 后:[西皮慢板]失计不成丧黄泉。 叫番儿摆驾银安殿, [西皮摇板]看是何人把驾参。 (十五段) 铁镜公主:[西皮摇板]适才离了皇宫院, 见了母后把驾参。 萧 太 后:[西皮摇板]我儿不在皇宫院, 来在银安为哪般? 铁镜公主:[西皮摇板]儿在皇宫心闷倦, 特地前来问娘安。 萧 太 后:[西皮摇板]我儿说话礼太谦, 母女何必常问安。 (白) 回喀吧! 铁镜公主:(白) 辞别母后下银安, [西皮快板]举目回头四下观。 桌案现有金批箭, 不能够到手也枉然。 低下头来心暗转, (白)有啦! [西皮摇板]有一巧计在心间。 忙把姣儿掐一把, 萧 太 后:(白)转来! [西皮摇板]皇孙啼哭为哪般? 铁镜公主:(白)母后, [西皮流水]小奴才生来皮肉贱, 他要母后令箭玩。 论律就该推出斩, (白)斩了吧! 萧 太 后:[西皮快板]我的儿说话理不端。 别人要令理当斩, 孙儿要令拿去玩。 我今赐你金批箭, 五鼓天明即刻还。 (十六段) 【盗令、别宫】 铁镜公主:[西皮摇板]谢罢母后金批箭, 中了咱家我的巧机关。 萧 太 后:[西皮摇板]番儿退班摆酒宴, 后宫兵书仔细观。 杨 延 辉:[西皮快板]在头上摘下胡地冠, 身上脱下紫罗衫。 沿毡帽,齐眉掩, 三尺青锋挂腰间。 将身来在皇宫院, 等等等,等候了公主盗令还, 好奔阳关。 铁镜公主:[西皮摇板]银安盗来金批箭, 成全驸马孝义全。 杨 延 辉:(白)公主回来了。 铁镜公主:(白)回来啦。 杨 延 辉:(白)令箭可曾到手? 铁镜公主:(白)哟!我只顾跟我母后说话,把您的事情忘啦! 杨 延 辉:(白)哎呀!你误了本宫的大事了! 铁镜公主:(白)你瞧这是什么? 杨 延 辉:(白)如此请上受我一拜。 铁镜公主:(白)一夜之间,拜的什么! 杨 延 辉:(白)公主! [西皮快板]虽然分别一夜晚, 为人必须礼当先。 辞别公主跨走战, [西皮摇板]泪汪汪哭出了雁门关。 (十七段) 【别宫、过关】 铁镜公主:[哭 头]驸马,我夫!驸马爷呀! [西皮摇板]见驸马跨雕鞍我失魂丧胆, 等驸马早回转我心才安。 大 国 舅:[西皮摇板]番儿带路往前趱, 二 国 舅:[西皮摇板]有人过关仔细盘。 杨 延 辉:[西皮快板] 适才离了皇宫院, 一马来在雁门关。 勒住丝缰用目看, 把关的儿郎列两边。 (白)开关! 大 、 二:(白)哪儿喀? 杨 延 辉:(白)奉了太后之令,出关另有公干。 大 、 二:(白)可有金批令箭? 杨 延 辉:(白)站定了! [西皮快板]听说番儿要令箭, 翻身下了马雕鞍。 用手取出金批箭, 把关的儿郎仔细观。 大 国 舅:[西皮流水]果然是太后的金批箭, 二 国 舅:[西皮流水]尊一声壮士就请过关。 杨 延 辉:[西皮摇板]两国不和常交战, 把守关口莫偷闲。 严防南朝乔改扮, 无有太后金批箭莫放他过关! (十八段) 【过关、巡营】 大 国 舅:[西皮摇板]番儿与我关门掩, 二 国 舅:[西皮摇板]我见了太后说根源。 杨 宗 保:[西皮散板]帐中领了父帅令, 巡营了哨要小心。 (白)俺,杨宗保:。奉了父帅将令,巡营了哨,这军士们,听爷一令! [西皮导板]杨宗保在马上忙传将令, [西皮慢板]叫一声众兵丁细听分明: (十九段) 【巡营】 杨 宗 保:[西皮慢板]萧天佐摆下了无名大阵, 他要夺我主爷锦绣龙廷。 向前者一个个俱有封赠, 退后者按军令插箭游营。 耳边厢又听得銮铃震, [西皮散板]军士撒下绊马绳。 (二十段) 【巡营、见弟】 杨 延 辉:[西皮快板]为探慈母到宋营, 乔装改扮黑夜行。 催马加鞭往前进, 刀枪剑戟似麻林。 大胆且把宋营进, 闯进宋营我就见娘亲。 杨 延 昭:[西皮导板] 一封战表到东京, [西皮原板]宋王爷御驾亲自征。 萧天佐摆下了无名阵, 宋营将官解不明。 我命那宗保去巡营, [西皮流水]中途路上遇仙人。 赐他兵书三卷整, 才知番邦阵有名。 天门阵一百单八阵, 阵阵皆有我杨姓的人。 红沙阵内孟佩仓, 黑沙涧内焦克明。 童子阵、杨宗保:, 女儿阵内穆桂英。 青龙阵、宋天子, 白虎阵内有本帅的名。 将身儿且坐宝帐等, [西皮摇板]候五哥下山来好破天门。 杨 宗 保:[西皮摇板]宝剑令箭作证凭, 见了父帅说分明。 2006-4-1 19:55:09 紫衣少年 等级:版主 文章:281 积分:802 门派:无门无派 注册:2006年3月25日第 4 楼 -------------------------------------------------------------------------------- (二十一段) 【见弟】 杨 宗 保:(白)参见父帅! 杨 延 昭:(白)罢了!命儿巡营,可有军情? 杨 宗 保:(白)孩儿巡营了哨,拿住番邦奸细了! 杨 延 昭:(白)有何为证? 杨 宗 保:(白)宝剑令箭为证! 杨 延 昭:(白)呈上来。呜呼呀!果然番邦令箭,吩咐大小将官,击鼓升帐! 杨 宗 保:(白)得令!下面听者:元帅有令,击鼓升帐! 杨 延 昭:(白)拿住番邦将,升帐问端详。将番邦奸细押进帐来。 杨 延 辉:[西皮导板]大喝一声如雷震, [西皮快板]帐下的儿郎胆气生。 大胆且把宝帐进, 上面坐的是同胞人。 站立不通名和姓, 问我一言答—声。 杨 延 昭:[西皮快板]本帅帐中用目睁, 灯光之下看不清。 白虎堂上开言问: 你是番邦什么人? 家住哪州并哪郡, 要看本帅为何情? 杨 延 辉:[西皮快板]家住山后磁州郡, 火塘寨上有家门。 我父令公官一品, 我母佘氏老太君。 六弟下位将我认, 我是你四哥回宋营。 杨 延 昭:[西皮快板]听说是四哥回宋营, 倒叫本帅喜在心。 众将与爷严肃静! 自己骨肉认不清, 走近前来忙松捆, 恕弟不知少逢迎。 杨 宗 保:[西皮摇板]忽听前堂哭悲声, 见了父帅问分明。 (白)参见父帅! 杨 延 昭:(白)罢了。见过儿四伯父。 杨 宗 保:(白)是,参见四伯父! 杨 延 辉:(白)罢了,这是何人? 杨 延 昭:(白)侄男宗保。 杨 延 辉:(白)多大年纪? 杨 延 昭:(白)一十四岁。 杨 延 辉:(白)呜呼呀!且喜杨家有后,待我谢天谢地! 杨 延 昭:(白)当谢天地。请坐。 杨 延 辉:(白)一旁坐下。 杨 宗 保:(白)告坐。 (二十二段) 杨 延 昭:(白)四哥失落番邦一十五载,怎样脱离虎口? 杨 延 辉:(白)唉!一言难尽呐! [西皮原板]弟兄分别十五春, 铁石人儿也泪淋。 闻听得老娘来到北郡, 因此上巧改扮,黑夜里探望娘亲。 杨 延 昭:[西皮原板]四哥失落在番营, 盼坏了老娘亲,哭坏了四嫂夫人。 宗保儿进前听将令, 晓谕三军莫高声。 杨 宗 保:(白)得令! [西皮摇板]骨肉相逢多欢庆, 晓谕帐外众三军。 杨 延 辉:[西皮原板]问贤弟老娘今何在? 杨 延 昭:[西皮原板]现在后帐把兵排。 杨 延 辉:[西皮原板]有劳贤弟把路带, 母子相逢要痛伤怀! (二十三段) 【见娘】 佘 太 君:[西皮摇板]宋王爷御驾征北寨, [西皮流水]两国不和动兵灾。 我的儿宋营挂了帅, 老身随争到此来。 八姐九妹前把路带, [西皮散板]张灯结彩为何来? 杨 延 昭:[西皮散板]四哥且站营门外, 杨 延 辉:[西皮散板]贤弟禀报老萱台。 杨 延 昭:(白)四哥稍等。参见母亲。 佘 太 君:(白)儿呀,夜静更深,进帐何事? 杨 延 昭:(白)恭喜母亲,贺喜母亲! 佘 太 君:(白)娘喜从何来? 杨 延 昭:(白)我四哥回来了! 佘 太 君:(白)哪个四哥? 杨 延 昭:(白)失落番邦延辉四哥回来了! 佘 太 君:(白)他..现在哪里? 杨 延 昭:(白)现在帐外。 佘 太 君:(白)快快唤他进来! 杨 延 昭:(白)遵命!母亲唤你! 杨 延 辉:(白)带路! 佘 太 君:(白)这是你四哥? 杨 延 辉:(白)母亲,老娘! 佘 太 君:(白) 唉!我的儿啊! [西皮导板] 一见姣儿泪满腮, [西皮流水]点点珠泪洒下来。 沙滩会,一场败, 只杀得杨家好不悲哀。 儿大哥长枪来刺坏, 你二哥短剑下他命赴阳台。 儿三哥马踏如泥块, 我的儿你失落番邦一十五载未曾回来。 惟有儿五弟把性情改, 削发为僧出家在五台。 儿六弟镇守三关为元帅, 最可叹你七弟他被潘洪就绑在芭蕉树上乱箭穿身无处葬埋。 [西皮摇板]娘只说我的儿 [哭 头]今何在,延辉我的儿啊! [西皮摇板]哪阵风将儿你吹回来? (二十四段) 杨 延 辉:[西皮导板] 老娘亲请上受儿拜! (白)母亲! [西皮二六]千拜万拜折不过儿的罪来。 儿困番邦一十五载, 常把儿的老娘挂在儿的心怀。 萧太后的恩泽似海, 铁镜公主配和谐。 胡狄衣冠懒穿戴, [西皮快板]每年间花开儿的心不开。 闻听得老娘来北塞, 乔装改扮黑夜来。 见母一面愁眉解, 愿老娘福寿康宁永无有祸灾。 (二十五段) 佘 太 君:[西皮快板]我的儿失落番邦外, 为娘每日挂心怀。 夫妻恩爱不恩爱? 公主贤才不贤才? 杨 延 辉:(白)母亲! [西皮快板]铁镜公主真可爱, 千金难买女裙钗。 本当黑夜来叩拜, 怎奈是两国相争她不能来。 佘 太 君:[西皮摇板]眼望番邦深深拜, 贤德媳妇不能来。 杨 延 辉:[西皮摇板]六弟请上受兄拜, 贤弟可挂忠孝牌。 杨 延 昭:[西皮摇板]说什么可挂忠孝牌, 侍奉老母理应该。 杨 延 辉:[西皮摇板]二贤妹请上受兄拜, 愧煞愚兄不将才。 杨 八 姐、 杨 九 妹:(同白)四哥! [西皮摇板]四哥不必把礼拜, 侍奉老母也应该。 佘 太 君:(白) 儿啊! [西皮散板]我儿失落番邦外, 你妻未曾傍妆台。 杨 延 辉:(白)哎呀! [西皮散板]问贤妹你四嫂今何在? 杨 八 姐、 杨 九 妹:[西皮散板]现在后帐未出来。 杨 延 辉:[西皮散板]有劳贤妹把路带, 佘 太 君:(哭)儿啊! 杨 延 辉:[西皮摇板]儿到后帐看一看娘的儿媳,儿的妻,女裙钗,儿去去就来。 佘 太 君:[西皮流水]六郎儿后帐把宴摆, 与你四哥接风莫迟挨! (二十六段) 【见妻】 四 夫 人:[西皮流水]儿夫失落番邦外, 在后帐哭坏女裙钗。 茶不思饭不爱, 十五载未上梳妆台。 杨 八 姐、 杨 九 妹:[西皮摇板]四哥且等营门外, 见了四嫂说开怀。 (同白)参见四嫂。 四 夫 人:(白)罢了。二位贤妹,黑夜之间,进帐何事? 杨 八 姐、 杨 九 妹:(同白)恭喜四嫂,贺喜四嫂! 四 夫 人:(白)喜从何来? 杨 八 姐、 杨 九 妹:(同白)我四哥回来了! 四 夫 人:(白)哪个四哥回来了? 杨 八 姐、 杨 九 妹:(同白)失落番邦延辉四哥。 四 夫 人:(白)四郎他..回来了么? 杨 八 姐、 杨 九 妹:(同白)正是! 四 夫 人:(白)现在哪里? 杨 八 姐、 杨 九 妹:(同白)现在帐外。 四 夫 人:(白)说我有请! 杨 八 姐、 杨 九 妹:(同白)有请四哥! 杨 延 辉:(白)贤妻! 四 夫 人:(白)四郎! 杨 延 辉:(白)我妻! 四 夫 人:(白)我夫! 杨 延 辉:、 四 夫 人:(同白)(妻)(夫)啊! 四 夫 人:[西皮导板]一见儿夫泪满腮, [西皮快板]点点珠泪洒下来, 失落番邦十五载, 你在何处把名埋? 杨 延 辉:(白)哎呀!妻呀! [西皮快板]失落番邦十五载, 铁镜公主配和谐。 若不是她盗令来得快, 插翅难以过营来。 四 夫 人:[西皮快板]听一言来心喜欢, 看你是个无义的才。 杨 延 辉:[西皮快板]虽然我在番邦外, 常把贤妻挂心怀。 夫妻只哭得肝肠坏! (二十七段) (四更鼓。) 杨 延 辉:(白)哎呀! [西皮散板]谯楼已鼓四更牌。 辞别贤妻出帐外! 四 夫 人:[西皮散板]手拉儿夫不放开。 你今走后将我带, 杨 延 辉:[西皮散板]你苦苦地拉我为何来?



请在我坟头燃起一支香烟是哪首歌的歌词?

当然只有一个任程伟,呵呵,他也是我最喜欢的演员呢!欢迎你到百度任程伟吧来,这里有许多和你一样喜欢他的人呢!http://tieba.baidu.com/f?z=0&ct=318767104&lm=11&sc=0&rn=50&tn=baiduKeywordSearch&rs3=0&rs4=0&word=%C8%CE%B3%CC%CE%B0&pn=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