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情性爱淫网站无删减-色情性爱淫网站在线观看-星游电影网
首页 电影 连续剧 综艺 动漫 资讯 排行

色情性爱淫网站

  • 内详 
  • 状态:更新至第1集

当身体疾病导致两颗心相遇。讲述了一个年轻人和他的治疗师的故事,他们治愈了彼此的痛苦,并转化为爱。Whenaphysicalillnessleadsthetwoheartstomeet.Followsthestoryofayoungmanandhistherapist,whohealseachotherpainandturnintolove.

热播欧美剧

色情性爱淫网站热门推荐

  • 完结
  • 完结
  • 22集全
  • 超清
  • 超清
  • BD中字
  • 超清
  • 超清
  • 超清
  • 超清
  • 更新至03集
  • HD
  • 正片
  • 正片

连载信息 5 章节目录 ▪ 卷一:久别重逢:教授,别来无恙 ▪...



情深一往歌词

“什么?这多少天了,居然一点消息都打听不出来?论交情没有,那银子使上了吗?”欣荣对着陪嫁宫女百合大发脾气。百合忙解释:“使上了,但是他们都不收。格格,那漱芳斋的宫女太监看上去疯疯癫癫的,但是口风紧得很,特别是一说到与还珠格格和五阿哥有关的事情,他们可是半句都不漏风,奴婢实在是没办法。”欣荣嘴角露出一丝冷笑:“没想到那还珠格格管教奴才还真有一套。”这几天欣荣到各宫请安,给各宫娘娘送上阿玛从江南差人送来的各种首饰和玩意儿,欣荣知道既然自己暂时不能收服永琪的心,她就必须先从别人下手,令自己这个五福晋让人心服口服。虽然娘娘们对自己都是热情客气,但是那些小阿哥和小格格们却总是躲在一边对自己指指点点,昨天到景仁宫给皇后请安时,十二阿哥居然当面说了句:“你就是那个欺负小燕子姐姐的欣荣格格?”当时皇后和容嬷嬷吓了一跳,幸好奶娘马上将十二阿哥带下去了,否则还不知道会说什么难听的话来。“还珠格格,既然你这么得人心,我就要去看看你到底有大多的能耐。”欣荣吩咐道,“百合,你去准备准备,明天一早,我们去一趟漱芳斋。”“哈哈!小桌子,你不是什么武功都会吗?瞧你,怎么在地上打滚!”濑芳斋里传来久违的笑声,没有烦恼,无需掩饰,那是发自内心的欢笑。在大家齐心照顾之下,小燕子终于可以坐起来了,虽然还不能行走,但是常太医说了,小燕子身体底子好,而且休养得当,加上用药调理,现在这么快能坐起来就是一个奇迹,按着这样的速度,重新走路这是早晚的事情。大家为了庆祝这事,特意将小燕子移到屋外一边晒晒太阳,一边看着大家精神安排的好戏。园子里一只大野狼正追着四大才子跑,四大才子充分发挥着他们的搞笑本事,做出各种滑稽的事情(此处略去四大才子戏份数千字)。“……小凳子,别只会躲来躲去的啊,快叫你的水浒各跟英雄和齐天大圣来求你啊!哈哈!你们几个太好玩了!”小燕子快乐得直拍手,这套大野狼外套还是南巡的时候永琪买的,虽然很吓人,但是小燕子可喜欢了。大野狼装着追四大才子,实际上在做的各种高难度动作,时不时地绕在小燕子身边,学着狼跑,学着狼叫,配合着四大才子逗趣。虽然小燕子曾经扮大野狼吓过四大才子,但是小蚊子这胆小鬼还是怕,大野狼也知道这点,老追着小蚊子跑,虽说是演着戏,但是小蚊子那惊叫声还真有不少惊恐的成分。大野狼追着小蚊子跑到园门口,突然从门外跨进了一个人,跟大野狼碰了个正面。突然间一个大野狼跳出来,还朝着一副恶凶凶的模样嗷嗷叫着,那人惊叫一声,吓得摔了个四脚朝天。“福晋!您没事吧!”百合惊叫着忙扶起摔在地上的人,整个漱芳斋的人都呆住了,来者居然是欣荣。欣荣被百合扶起,还是惊恐未定,吓得花容失色,不停地喘着大气,百合忙帮她拍着衣裳上的尘土,看她有没有摔伤。她怎么来了?漱芳斋四大才子和两大美女互相对望了一眼,马上跑到了小燕子面前,站好了阵式,紫薇发现小燕子脸上的不知所措,便忙将她腿上的毯子盖子,然后在她手背上拍了拍,让她安心。“这漱芳斋的人怎么这么没有规矩,要是福晋摔伤了,你们担当得起吗?”百合充当了贴身宫女为主子出面训人的角色。“漱芳斋的事哪轮得到你这奴才多嘴!”大野狼说话了,将头套扯开,竟是永琪。“五……五阿哥!”百合怎么会想到是五阿哥,慌忙跪下。“永琪,你怎么……怎么这身打扮?”欣荣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一个阿哥会打扮成这模样跟太监们一起疯,欣荣马上深呼了口气让自己冷静下来,“瞧你,弄得满头是汗。”说着便用手帕要往永琪额头上拭去。永琪厌烦地拨开她的手,冷冷地说道:“你来做什么?”欣荣笑了笑:“今天我是来看还珠格格的,顺便来找我的丈夫。”后面那句“顺便来找我的丈夫”说得特别响亮,听得漱芳斋的才子美女恨得牙痒痒。紫薇发现小燕子的手在发抖,忙紧紧的抓住,在她耳边小声说着:“相信永琪!相信永琪!”小燕子忍着气望着紫薇,不断地告诉自己,不要冲动,不要冲动!“还珠格格要休息了,你的心意我带到就是了,你可以回去了。”永琪挡在欣荣面前,就是不让她过去。然而欣荣却是不紧不慢:“还珠格格受伤了,这宫里每个人都很难过,而且她是为救额娘受的伤,我这个做媳妇不过来关心一下,情理之上怎么说得过去。我知道永琪你心疼还珠格格,不管别人背后怎么议论着,说得有多难听,永琪你还是一意孤行,这让我很震惊,而且我也没阻拦你,不是吗?”“你到底想怎么样?”永琪问。“我只是想问候一下还珠格格,跟她说几句话。”欣荣说道,“难道你们之间还怕别人挑拨吗?”看见永琪没有动作,欣荣笑了笑,便朝小燕子走了过去,四大才子和美女们立即紧张了起来。欣荣说道:“还珠格格受伤这段时间,我一直没有过来探望,是怕影响了格格的休养。如今看到还珠格格这么精神,那可真是太好了,我可放下了心来。我知道永琪心里只有还珠格格,当初他可以为了指婚一事顶撞皇阿玛和额娘,今天他可以为了你不顾礼教贴身照顾,还以为了逗你开心装神弄鬼的,让我更清楚了自己的处境。”欣荣突然话锋一转,“但是,一个男人终是不会一辈子为儿女情长所困住,特别是永琪这样肩付着皇族希望的人。所以我希望还珠格格能理解,现在永琪可以无所顾及做他自己想做的事情,但是我不可以,我必须运用我家族的势力和背景去帮助他,辅助他……”“你说够了吧,”永琪见话题不对,马上打断了她的话,“小燕子要休息了,你回去吧。”永琪下了逐客令。“还有一件事,三天后是额娘的生辰,相信永琪没有忘记吧?”欣荣又转而向小燕子说道,“我想给永琪向还珠格格告个假,让永琪那天回永和宫陪额娘吃个饭,相信还珠格格不会介意吧?”小燕子忍不住冲口而出“我这又没有绑着他的脚……”紫薇见形势不对,马上说道:“欣荣格格这话严重了,五阿哥虽然在这照料着,但还是天天惦记得愉妃娘娘,相信五阿哥从来没有忘记要向愉妃娘娘尽孝。”“那就好。”欣荣得意地一笑。话说完了就走吧。”永琪再一次下逐客令,也不等欣荣回应,便转身在小燕子跟前单膝跪下,经过欣荣这么一闹,小燕子脸上略显倦容。永琪不禁用他的“狼爪子”拨了拨她额前的秀发,“累了吧?来,我们回屋休息。”然后小心冀冀地将她横抱而起,直径往房间走去,两大美女也紧跟着待候,四大才子则挡在了屋门前。看到永琪望着小燕子那温柔的眼神,充满爱意的话语,再看到永琪抱着小燕子像抱着珍贵的宝物一样,欣荣心中充满了怒气和妒忌。正当欣荣要拂袖离开,却听见紫薇说道:“欣荣格格,你是一个聪明人,必不会做愚蠢之事。当初你不管五阿哥对小燕子的一往情深,一意坚持接受婚旨,决定插足他们之间的时候就应该有了觉悟。然而今天你来到漱芳斋说了这么一番话,小燕子或许听不出来,但是五阿哥却听得出来,若你是想以此来警告,是否有点失策,更显得你底气不足?”本来欣荣就一直因为紫薇没有喊自己“五嫂”而耿耿于怀,现在又被紫薇一语道破了心事,有点恼怒:“男人的爱天生就是三心二意,今天可以爱一个,明天可以爱另一个。像永琪这样的男人,终究是会心怀天下的,到时候爱情对他来说只是可有可无的东西,他真正需要的是不是一个他爱的女人,而是一个他需要的女人。”紫薇淡然一笑:“那是因为你没有爱过,所以从不知道什么是爱。时候不早了,紫薇要去给还珠格格煎药了,欣荣格格请自便。” 永琪将小燕子抱在床上,给她弄好枕头和被子,然后将身上的野狼皮脱了下来,穿着这身狼皮,就算是冬天也被捂得一身汗。永琪只用袖子擦去额上的汗,便过来问道:“小燕子,饿了吗?我先叫明月彩霞拿些点心过来垫垫肚子,紫薇那边的药也快煎好。我呢,瞧我这一身的汗,先去洗个澡换套衣服,然后过来喂你吃药。”“永琪。”小燕子突然拉住他的手,“永琪,是不是做皇帝一定要有三宫六院?是不是做皇帝就必须娶有身份有地位的女人?”永琪大惊:“小燕子,你怎么突然说这样的话?”“刚才欣荣说的话,我似乎听懂了。现在我终于明白,为什么这宫里有这么多的女人,明白为什么含香会被她父亲送进宫里,明白为什么我不能嫁给你,因为,你是要当皇上的人,我帮不了你。”“小燕子,你不要听欣荣说的话,你怎么可以这样想!”永琪的心里绷得紧紧,“这些根本就与你无关,你只要做回你自己就可以了。小燕子,你知道在你身上有任何女子都无法比拟的东西吗?那就是你的天真,你的热情,还有你毫无杂念的爱,让我感到真实和踏实。”愉妃在宫里并不得宠,往年的生辰也只是在由永琪打点着在永和宫里摆个小小的寿宴,然后叫上尔泰一起为愉妃祝寿,今年尔泰远在蒙古,餐桌上的位置也换成了欣荣。终于有媳妇给自己贺寿,愉妃自然欢喜,令人意外的是乾隆也亲自来了。乾隆的亲自到来,也正显示的永琪在大婚后获得更大的重视。乾隆的到来并没有给早已心如止水的愉妃带来太多的受宠若惊,愉妃心里所想的就是如何说服乾隆去限制永琪现在的行为,若是有可能,甚至希望乾隆能下圣旨让永琪跟欣荣圆房。当然,愉妃知道永琪是在多么不情愿的状态下娶欣荣,为此到现在两母子的关系还没有完全地缓过来,所以愉妃并不会直接地要求皇帝下旨,但是旁敲侧击地暗示和提醒是少不了的。永琪也是如坐针毡,听着愉妃在皇阿玛面前,一会儿称赞欣荣识大体善解人意,一会儿又提到什么子孙兴旺就是社稷的兴旺,心情没有一刻能静下来,却又不能表露于人前。欣荣虽然没怎么说话,却不时地贴心地给永琪夹菜。乾隆吃着菜,喝着酒,聊着天,却没有一句表态的话语。寿宴过后,乾隆喝了杯热茶便说要回乾清宫批奏折了。“皇阿玛,让儿臣送您回宫吧。”永琪说道。“不用了,今天是你额娘生辰,你就留下来陪她说说话。”乾隆话中有话,“你额娘的心事我了解,但是有些事情由朕亲自说出来就严重了。有些事情要适合而止,还要弄清孰轻孰重。永琪,不要让朕失望。”乾隆走后,愉妃便拉着永琪说话,永琪想着今天是额娘的生辰,早已将今晚的时间陪着她,等她就寝后再回漱芳斋。“永琪,来,给额娘看看。”愉妃细心地看着儿子,“永琪,这段时间有好好吃饭吗?是不是漱芳斋那边的奴才侍候得不好?怎么瘦了。”“额娘不要担心,儿子好着呢。”永琪安慰道。“还珠格格的伤好多了吧,”愉妃叹了声气,“其实在还珠格格受伤的第二天,我去过漱芳斋,本想进去看望,但是走到房门外,突然间又不敢走进去了。”永琪听了有点惊讶,“额娘,怎么您不告诉儿子?”这件事他一点都不知道。“这次她舍身相救,额娘心里很是感激。你也知道额娘以前因为你的事对还珠格格说过不少的重话,额娘怕是过去了,反而让大家尴尬。”“额娘,你怎么会这么想!”永琪忙说道,“小燕子心直口快,做任何事情都不会算计着,她那天救额娘完全是出于她的本能,因为在她心里,一直都关心的额娘您啊。”愉妃微微一笑:“额娘也了解了还珠格格的话,看着你皇阿玛对她的宠爱,看着她收服了这宫里许多人心,额娘也不得不承认她确实是一个好姑娘。”然而话锋一转,“但是,好是一回事,能否肩负重任又是另一回事。永琪,这些年来今年你皇阿玛第一次过来给额娘庆寿,这说明了什么,你心里明白。若是当初我接受了还珠格格,以她的个性,可以统领后宫吗?”永琪听着脸色也变得沉重:“儿子明白额娘的用心良苦,但是儿子的心还是不曾改变,就是决不会背叛我和小燕子的感情。”“傻孩子,爱情可以给你什么,你是一个男人,爱情对你来说只能是生活中的点缀却不能是永恒的主题。”愉妃苦口婆心地劝道,“若是你真的喜欢还珠格格,额娘可以向皇上请旨让你收了她作侧福晋,但是唯一的条件是你跟欣荣必须留下子嗣。欣荣是你的正福晋,你不能亏待了人家,否则怎么跟观保大人交待。”看着愉妃不温不火地说着这样的话,永琪感到是无比的恐惧和寒心:“额娘,你这又是什么话。你要我娶欣荣,好,我娶了。欣荣决心做好她的五福晋,好,我由着她。你们要我做的我都做了,现在还要逼着我圆房?”“永琪,你必须改变你的想法。”愉妃语气变得强硬起来,“在皇室里,男人娶妻生子并不是因为爱情,而是为了给宗室繁衍后代,让咱大清江山千秋万代。”“额娘,并不是每个男人都是这样的想法,至少我不是。”永琪摆明了自己的立场,“就算真有那么一天,我的后宫也会有小燕子一个人。”“荒唐!简单荒唐!”愉妃怒斥道,“永琪,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你这样怎么对得起大清的列祖列宗!”“永琪,怎么又惹额娘生气了?”欣荣泡好了热茶,刚走到门口便听到两人争吵,便忙进来拉住永琪,“今天是额娘生辰,你就别让额娘伤心了。”永琪甩开欣荣拉着自己的手:“别碰我。”然后又对愉妃说,“额娘,儿子不想与您争吵,这些事我们以后再谈吧,时辰不早了,额娘早点休息吧,儿子告退。”“你又想去漱芳斋?”愉妃下令道,“永琪,今晚你给我呆在永和宫,哪都不能去。”看到愉妃还是不放过自己,面对这样毫无休止的争吵,永琪真的累了:“额娘……”“永琪,”欣荣见状忙劝道,“今天是额娘生辰,你就顺着额娘的意吧。这段时间你不在家里,额娘虽然每天嘴里怨着,但其实在想着你,担心着你,怕你吃不好,睡不好。永琪,你是阿哥,小从被一群奴才们侍候着,现在你要去照顾别人,你想想,额娘心里能放心吗?”看见永琪原本充满厌恶的目光渐渐柔和了下来,欣荣便行了个礼,“额娘您放心,时候不早了,您早点安置吧,欣荣告退。”说完便拉着永琪退出房间。虽然大婚已过去三个月了,但是新房的一些喜庆的布置还没有换去,例如床榻上还是那张绣着龙凤的大红被褥,按照满人的习俗,房内切陈设从桌椅板凳直到炕席毡条都是由女家备办。欣荣一直将这张大红被褥放在床上,这是她阿玛额娘置的嫁妆,她希望有一天可以与永琪实现阿玛额娘给予的祝福。欣荣在桂嬷嬷和宫女的侍候下换上了香艳的肚兜和纱衣,桃花色的胭脂让原本就美丽脸庞更加娇艳,还有扑在脖子胸口上的香粉散发着阵阵迷媚。桂嬷嬷十分满意自己的杰作,再重点地教待了几句,便退了出去。终于又剩下永琪和欣荣两个人。永琪知道她的用意,在这个永和宫里过了每一刻都是战斗,身心都很疲惫,应付一个神经兮兮唠唠叨叨的额娘和一个整天想着怎么色诱自己的妻子,永琪在这个房间里怎么可以安心的睡上一觉,想到这里不禁按揉搓着太阳穴减轻头痛。突然一阵媚香飘然而至,待睁开眼时一双纤细的手已从侧面环抱住自己的腰,永琪慌乱中往后退,却不慎绊倒在身后的椅子上,欣荣亦顺着倒在他怀里,环着腰上的手抱着更紧了。永琪恼怒地挣脱她的纠缠,几乎是从椅子上跳起来,逃出好几步:“你想做什么!”“我想做什么你是知道的!”欣荣往永琪靠近一步,但是永琪又往后退了一步,“我们成婚三个月了,但是你一次都没有碰过我。这几天老佛爷又问我们圆房的事了,这一次两次的老佛爷可以容忍,但是时间一久,我再说什么也哄不了老佛爷啊。”永琪冷哼道:“我从来没有要你去哄老佛爷,也没有要你为我说任何好话,若是下次老佛爷再问你,你就直接禀告说是我不圆房,我接受这门婚事已经是最大的退让。”“这怎么可以,我们都成亲三个月了,你知道宫里已经有了流言啐语吗?”欣荣的眼眶变成湿润,“我嫁到皇室,是家族多大的荣耀,当阿玛和额娘接到婚旨的时候,他们是多么的欣慰,我不能让那些流言啐语传到他们耳朵里,我不能成为他们污点。”永琪突然冷笑一声:“是啊,就是因为这个原因,你才不理会大家的规劝,执意接受婚旨来成为家族的‘荣耀’。既然如此,你就说是我无能好了,这样你还可以维持着你的‘荣耀’,只要你以后不要再缠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