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电影 连续剧 综艺 动漫 资讯 排行

AN青青草动漫

  • 蔡琳 张家辉 乔振宇 蒙嘉慧 王琳 
  • 状态:更新至第34集

唐代中叶,经历过武后乱政、安史之乱后,终于暂享了一段太平盛世。及至代宗一朝,朝中的两大势力分别是以代宗堂兄晋王为首的一众文臣,及汾阳王郭子仪所领的一众武将。两大阵营常因不同政见而争持不休,晋王与子仪虽然表面关系和洽,但其实平和气氛之下却藏着暗涌……

热播港台剧

  • 20集全
  • 10集全
  • 超清
  • 超清1280高清中字版
  • 超清1280高清中英双字版
  • 更新至06集
  • 超清
  • 超清
  • 超清
  • BD超清中字

AN青青草动漫 热门推荐

第一集 天下太平,深宫苦闷,代宗痛锡升平公主,在宫内建设了一条民间街道给升平公主玩耍,但虚假的笑脸、缺乏质感的街道早已令升平厌倦。 年纪老迈,但壮健如牛的郭子仪八百里加急赶送贡梨给代宗,为这场宫廷斗争揭开序幕。 郭子仪乃三朝元老,昏庸的代宗对子仪信任有加,身边的晋王对子仪早存嫉妒之心,遂借贡梨里面的一条虫而大造文章,他用其广博的堪舆之学来遥言惑众,认为大唐气数有问题,子仪坚信成事在人,晋王谓天下太平,朝廷无须拨款支助郭家的“尚武堂”习武,福王和子仪的文武之争,闹得代宗一头烟,二人便借四年一度的马球大赛来打赌,输了便要吃掉一箩贡梨,代宗大乐,升平心中蠢动,希望到民间一游,观看举世瞩目的马球大战,她便机灵地借祭祀为名,要挟公公,趁机开溜,闯荡民间。 升平初到民间,事事新奇,与朝廷的假民间大不相同,升平虽是千金之躯,万千宠爱,但内里却空虚寂寞,元宵佳节,但见有情人双双对对,升平亦求月姥赐良缘,但这一间升平却遇贼劫,对方浓眉突眼,幸得一俊朗少年秦风相救,虽是惊鸿一瞥,但已令升平对秦风留下深刻印象,幷且认定他便是月姥签文所述的意中人。 马球大赛表面是与各国融和的一项赛事,但内里却代表着大唐的荣辱,若败,则令郭家军蒙羞,代宗掉脸,大唐被耻笑,所以子仪不容有失。子仪信心十足,因为郭家七子八婿个个骨格精奇,唯独是六子郭暧,他天生平庸,身重力弱,而且行为怪异,他为了等待一颗雨后冬笋贺母亲大寿而三日三夜不眠不休,郭暧是子仪的“顶心杉”。但郭家军又岂能缺一员,子仪千万个不情愿也要让郭暧当上后备,郭暧两母子在郭家地位极度低落,尚幸母子二人仍能苦中作乐。 马球赛事全城哄动,参赛者来自波斯、回纥、吐蕃等国家,而且已经进入最后列强争霸战,但郭家军内藏暗涌,郭家军的马球绝招被吐蕃看透,郭暧怀疑有内鬼,但人微言轻,众兄弟均不信郭暧所言,仗义每多屠狗辈,郭暧唯有求教圣业坊的一群市井朋友,一起追查内鬼事件。 秦风(吐蕃人)属于吐蕃队,由于他球技出色、英俊非凡,令到全城倾慕,他的画像被争相抢购,升平知悉秦风便是马球英雄,对秦风更加倾慕,她无论如何也要进场观战。 马球大赛,吐蕃和郭家军进入最后决赛,气氛如战箭在弦、万众期待,百姓买重郭家军,吏官执笔记载,有人为排队进场观战而露宿街头,形势令到郭家军的压力不断加重,子仪更亲自上阵,充当龙门,以镇军心,另一方面郭暧对内鬼一事仍死心不息,誓要查出真相。 市井朋友本献计给郭暧,假如主将秦风有意外,吐蕃必败,众人遂设计对付秦风,但被郭暧阻止,虽非大英雄,但偷鼠摸狗的东西绝不会做,所以这一次行动,只是给郭暧瞥见了秦风背上的一个梅花烙。 吐蕃与郭家军大战的战幔经已揭开,双方起初打成平手,但郭家军渐处下风,因对方对郭家军的战阵了如指掌,这时候,郭暧终于查出内鬼真相,希望能够在完场前揭破阴谋,但中途却遇上升平,升平误以会郭暧便是当日的粗眉突眼山贼,升平誓要捉贼,郭暧情急,因要赶返马球现场揭破阴谋,升平却要咬着郭暧不放,更被剑眉和星月围剿,郭暧苦不堪言,以为升平是女马贼,郭暧被打至堕崖,但临堕崖旳一刹那,郭暧紧紧抓着升平不放。 升平和郭暧双双堕崕,境况危险。 第二集 升平和郭暧互相厮斗,结果双双堕崖,二人几经辛苦终于脱险,升平为见秦风,郭暧为挽狂澜,二人赶抵现场,可惜大势已去,郭家军居然败在吐蕃手中,大唐子民哭声震天,这时郭暧忆起秦风背上的梅花烙,以他似是疑非的广博知识,印证秦风幷非吐蕃人,而是大唐人,这已经违反了赛例,所以赛事幷不戊立,吐蕃教官(秦风养父)亦哑口无言,幷承认秦风幷非吐番人,秦风晴天霹雳。 吐蕃犯规,无缘问冠,郭家军胜。 郭暧得以松一口气,以为令郭家军保住冠军之位,得到皇上拨款予尚武堂,老父会赞赏,岂料郭子仪满心不悦,因为与吐蕃一战,胜之不武,晋王虽是冷嘲热风,但仍然一言既出,驷马难追,福王马上哽下一箩贡梨,满朝文臣说长道短,令子仪气煞,对郭暧更加不屑。 晋王一计不成二计生,马球大赛不能令郭家军溃不成军,自有另一方法击破,晋王偶见子仪绊倒,便借机向代宗进言,子仪年事已高,应选定世子,以助皇上治国,代宗正闲来无事,晋王更献计不若要子仪七子来一个比试,若谁胜出便当世子,代宗拍掌叫好,反正马球大赛过后,正闷着,晋王明白谁无争权之心,郭家七子必为世子之位争个头崩额烈。 子仪深知晋王有心抬杠,但亦自知选世子亦理所当然,虽然对郭暧不屑,但为公平起见,郭暧亦要参与黑树林比试,林中危险重重,谁个以最快时间穿越树森便胜。 郭家六子刚应付完马球大战,又要再次接受另一冲击,表面上众人仍团结一致,但暗地里各自张罗,希望能够得到世子之位,郭家处处暗涌。反而郭暧对世子之位毫无兴趣,黑树林比试也不过是陪跑之作罢了,对于大房二房的践踏亦视作等间,人生得意且尽欢,郭暧独自精彩,衣食无忧,朋友满一大箩,玩意玩不完,亦幸有知音人洛霞,虽是只能初一十五见面,但闲来瞒着家人,与洛霞如雁传情也甘之如饴,郭暧只望尽快替洛霞赎身,便可与之双宿双栖。 秦风震撼,既非吐蕃人,便拒返吐蕃,坚决要留在中原寻找自己身势之谜,唯一线索是郭暧,秦风遂对郭暧穷追不舍,郭暧当日不过是执着梅花烙一个点子而大造文章,为求摆脱秦风,郭暧唯有再次胡吹一个地方,要秦风自行寻找。 反观升平,升平与秦风总是失诸交臂,几欲见面,但仍不果,而剑眉和星目则不断催促升平回宫,若被宝妃知道升平偷偷开溜,必定大造文章,升平对民间恋恋不舍,自始至终仍未能与秦风把酒谈天,升平查知秦风最后一次出现的地方是郭府,但为怕被郭子仪悉穿,便偷偷质问郭暧,郭暧最憎野蛮女人,便决意戏弄升平,对升平胡吹乱点,说秦风正在郭府软禁中,叫升平有本事便他救出,升平气极,实在不敢相信,如此卑鄙小人竟是郭子仪的儿子。 距离回宫的日子渐近,升平苦无良策与郭暧对抗。终于某天,让她看见了郭府要招聘家丁,升平灵机一触。 郭府招聘家丁,也算全城盛事,上千男子彻夜不眠轮候此职位。子仪为免郭暧终日在圣业坊流连,便派多郭暧此特别任务,便是招聘家丁。在选家丁之日,郭暧想出了各种奇怪点子来招聘家丁,例如心理测试、忠心测试之类…郭暧见尽了各色奇怪人种,但这时却来了一名粗衣少年,他哭着说要卖身葬父,闻者心酸,天地动容。 此俊朗少年正是升平乔妆,郭暧眼前一亮 第三集 升平女扮男装成功卖身进入汾阳王府成为家丁,以为可以见到日思夜想的秦风,怎知道管家把升平带到下人的房间,升平竟要与其它十多个家丁同住一室!十多个男子汉要一块儿睡在大坑上,升平登时目瞪口呆。 贵为公主,升平自是无所不能,一声暗号,剑眉和星目已及时出现,在后院僻静处为升平架起了临时的高床软枕,还整夜守护,让升平睡得一夜香甜。升平过了一关,马上翻遍汾阳王府,希望尽快找到秦风,而为了不让人发现她的身份,升平尽其「装模作样」、「精灵鬼马」之能事,尤其是,要避开郭暧。 升平明知郭暧是几生积来的命中克星,已尽量避之则吉,可是郭暧一看到了升平的身影,就已觉得似曾相识,不多久已识破这个「家丁」就是整天跟他作对的「婆娘」。郭暧不动声色,故意指定升平来侍候他,侍浴更衣、打扫尺厚的灰尘、捶骨按摩,誓要把快活建筑在升平的痛苦上。 升平为了要见秦风,被迫忍气吞声,就算郭暧要她做一大堆粗活,她也从容的答应下来,因为她是公主啊!又是一个暗号,做得死去活来的只是剑眉和星目!升平靠着剑眉星目,把平时的工作应付得绰绰有余,还暗自得意,郭暧整治不了升平,竟「赏赐」升平和一众家丁在后山小溪沐浴!升平被迫得情急,这才看到郭暧那副奸计得逞的笑容,原来郭暧早已悉破她的身份! 升平私下和郭暧谈判,警告郭暧不要得寸进尺,但郭暧既是郭家六公子,又以秦风下落作要挟,升平空气得七窍生烟、捶胸顿足,也没他奈何。 为了不用和一群家丁共住,升平提出要郭暧给她一个房间,郭暧戏言要升平交房租一百两,升平竟毫不犹疑答应。郭暧意外之余,想起升平的贵家女作风,加上目睹剑眉星目随时出现侍候,郭暧知道升平可能是个小金矿!即向升平诸多借口收费,例如:秦风一个消息五百两、下午一道糕点二两百、上好玉扣纸每张一两!… 初一将到,郭暧竟然莫名地有点紧张,也刻意打扮起来,升平觉郭暧有古怪,跟踪之下竟见郭暧偷偷到访妓院,升平还揭破了郭暧原来一直钟情一青楼女子---洛霞。 洛霞虽卖身青楼,但卖艺不卖身,也对郭暧情深一片,郭暧虽怕双亲反应,未能与洛霞双宿双栖,但洛霞完全体谅,还叮嘱郭暧不要常常来见她,免浪费金钱,二人只相约每月初一十五相会两次。 郭暧惊悉鸨母已订下日期为洛霞卖身,城中富豪也为之疯狂,争相大洒金钱来竞逐,郭暧情急,又向升平索取金钱。 升平得知原来郭暧是为了洛霞才疯狂储钱,但郭暧恋上妓女一事,是绝对不容于郭家,即抓紧这个机会向郭暧进行反击!这段日子以来,升平受尽了郭暧的戏弄和闲气,这一次抓住了郭暧的痛脚,二人成为了抗衡的局面。 与此同时,汾阳王府选定世子的日子将到,竟就是洛霞「价高者得」的当日!汾阳王府各公子都要前赴黑树林,寻找郭家家传的金刀。谁拿到金刀,谁就铸定成为汾阳王府的继承人。郭暧本来想逃避黑树林一役,但却被升平揭破,无奈跟着大队出发。 黑树林内,危机重重,郭暧几个哥哥也各怀鬼 ,想办法阻挠对方,郭暧和升平也陷入了险境之中,但郭暧一想到要保住条命救洛霞,男人潜藏的勇气就马上涌出,坚毅非常… 夜幕将临,郭暧只一心想着赶快走出黑树林,赶到妓院救回洛霞,保其清白。升平见他在危急关头也只想着洛霞,气得想死。 命中早已铸定,原来找到郭家金刀的就是郭暧! 第四集 郭暧找到金刀,但他的心只系在洛霞身上,竟宁愿放弃捡起金刀的机会,匆忙赶去见洛霞!升平目睹一切,只感郭暧太没出色了… 终于,四哥郭昢拿到金刀,成为世子人选! 另一方面,郭暧赶到妓院,及时救到洛霞,但鸨母竟话郭暧带来的银两,只能保住洛霞不用卖身,但不能为洛霞赎身!郭暧晴天霹雳,但仍安慰洛霞说,早晚会筹得足够的银两,为洛霞赎身,和洛霞共效于飞… 子仪无意中发觉郭暧常常走到升平的房间,暗生奇怪,以为儿子和一个家丁有甚么不可告人的秘密,闹出笑话连篇。 而纸包不住火,终于被子仪和何花惊悉原来郭暧恋上青楼女子洛霞!子仪勃然大怒,觉郭暧毫无出色,还流连烟花之地,死性不改!难成大器!何花也心痛非常,劝郭暧浪子回头,何花当日出身铁匠家也尚且遭人白眼,更何况一个妓女?怎能容于郭家!? 郭暧经双亲棒打鸳鸯,情绪低落,但升平仍日夜缠住他不放,追问秦风下落,令郭暧不胜其烦。升平看着郭暧这副意志消沈的模样,也为之气结,那有人会为了一个女人宁愿放弃世子之位?!但郭暧一番真情剖白,对情爱的忠贞和坚定,也令升平哑口无言。 皇上定下吉日,要策封郭昢为世子,岂料策封前夕,被郭暧发现他竟夜访妓院!郭暧思前想后,不知道应否知会嫂嫂,但他的闪烁神色已出卖了他,郭昢妻子得悉夫君寻花问柳,率众前去捉奸,郭昢怕了这位河东狮,竟在逃跑之际,情急之下,从屋顶堕下,成了残废。 世子人选竟弄出一个丑事,还身有残瘴,再难登世子之位,子仪遂以次名人选---三子郭晞补上。 三哥得知自己被选为世子,登时大为紧张,一夜间竟然多病齐发,气虚血弱,连大夫也提议长期休养。子仪无奈,又点二子郭旰为人选。 郭旰体质比众兄弟更差,一得知消息,竟受不住压力,精神错乱! 郭家三子出事,王府上下登时大乱,三房人马急着商议大计,郭暧难以成材,六子郭曙年纪尚小,子仪只得一个选择,即从边关召回五子郭晤。 郭晤连日赶回京城,但子仪等候多日仍未见郭晤,众人急如热窝蚂蚁,终于传来消息,原来郭晤在途中连人带马堕下山崖,音讯全无。 郭晤生死未卜,郭家又陷入愁云惨雾之中,郭家七个觉子,难道没有一人能继承大业?眼扭着郭家人材雕零,子仪等人难过不已,只有一个人暗自偷笑,他就是晋王! 晋王猫哭老鼠,还跑到汾阳王府来假意慰问。子仪当然看出晋王的心,更深感无论如何都要立个世子,暂时稳住大局。纵观膝下的七子八婿,原来还是健全的只有郭暧和年幼的郭曙。二房张氏眼见儿子一个一个或残或缺,觉得世子之位就好象一个毒咒一样,碰上的一定不得好死!誓死不让小儿子担当世子。子仪没有办法,犹疑的眼神终于落在他一直觉得不能成材、资质愚钝、没有大志的郭暧身上… 一个子仪和郭暧都不情不愿的决定----由郭暧接任世子之位。 第五集 郭家迭遭巨变,众位儿子先后出事,子仪痛心疾首之余,无奈立郭暧为世子。郭暧骤接重任,有如晴天霹雳!自知才能不逮,更恐有负严父所托,故欲力挽狂澜,跪求华陀后人诊治四哥之伤,二哥疯病,幷斥巨资派人寻访失踪五哥下落,可惜均徒劳无功。 郭暧苦恼,升平鄙视郭暧毫无大志,有如缩头乌龟;同时苦缠郭暧讲出秦风下落。郭暧终说出真相,不知秦风所在。升平气愤,痛殴郭暧一顿泄愤。 子仪知郭暧幷非理想人选,但深信玉不琢,不成器,决将郭暧送入『尚武堂』接受训练,要令郭暧脱胎换骨,由游手好闲之辈,变为保家卫国好男儿,继承父业。 郭暧地位提升,大房、二房对郭暧母子态度前倨后恭。何花既惊且喜,喜者亲儿能脱颖而出,一洗多年被大房、二房欺压的一口污气。惊者,怕郭暧难担大任,有负老父期望。 晋王奸计得逞,目睹郭家损兵折将,自是喜上眉梢。子仪知晋王有子李修文,遂向代宗举荐,力邀修文入读『尚武堂』。晋王暗叫苦,因修文体格赢弱,且在子仪门下,必受监视,无奈皇命难违,唯有强装欣然答应,徐图后计。 洛霞(刘庭羽饰) 升平离开郭府,决与剑眉、星目自行找寻秦风下落。大内密探掩至,奉代宗之命,带升平回宫。与此同时,秦风来到郭府,二人失诸交臂。 当日郭暧闲话一句,秦风远赴山西,但无法解开身世之谜。郭暧当日揭发秦风幷非吐蕃人,故责无旁贷,凭着秦风身上一个小香囊所用丝绸,追寻至苏州,辗转查获秦风亲母及孖生亲弟秦云下落。 原来秦风乃唐初名将秦琼之后,当年战乱与母、弟失散。秦风亲父更是子仪部属,为国捐躯。留有遗书,命秦风继承父业,为大唐效命。秦风长大于吐蕃,不懂汉文,但得悉身世,热血沸腾,决遵父命。子仪怜才,决收秦风入读『尚武堂』。 秦风拜别亲母、亲弟。临别之际,亲母交出半截玉佩,告知秦风有指腹为婚妻子(范美娇),但早失联络。秦风重承诺,答允母亲必会寻获美娇,实践婚约。 升平返回皇宫,思念秦风,闷闷不乐,唯有找亲弟太子李适相陪解闷。国师发现天象有异,代宗梦中见飞龙,国师指为吉兆,与此同时,宝贵妃身怀六甲,国师指贵妃必定怀有龙重,将添麟儿,代宗大喜,对宝妃呵护备至。宝妃向与升平有嫌隙,恃着怀有龙胎,向升平多番戏弄。升平不忿,二人争吵不休。代宗调停,左右做人难,头大如斗。 升平查得秦风身在郭家,大喜。乘机向代宗提出讲和条件,要入读『尚武堂』。代宗不允,升平即佯狂作疯,更以死要挟,代宗无奈答允。子仪被召入宫,代宗予金三万两,增加『尚武堂』设施,子仪大喜,但代宗提出一项条件… 子仪择吉日,郭暧与秦风入读『尚武堂』。郭暧偷与洛霞见面,洛霞鼓励郭暧,幷保证守身如玉,等候爱郎。郭暧心情沉重,秦风却斗志高昂。二人进入『尚武堂』,发现众学员夹道欢呼。二人正奇怪,却发现众人欢迎的,是新加入之女学员…一群巾帼不让须眉的女学员当中,竟然包括升平! 郭暧重遇升平,呆在当场。 第六集 郭暧与秦风入读『尚武堂』,竟发现校内新设女兵训练,升平更是当中一名学员,剑眉、星目相伴左右!原来郭子仪受代宗之命收留升平,幷要隐瞒其身份。郭暧再见升平,只感?家路窄,而升平再见秦风,心花怒放。秦风却心无旁鹜,只想学好大唐武术,报效朝廷。 『尚武堂』校规严谨,凡入读学员必须先度高磅重,幷绘下画像,以资纪录(有如现代监牢)。校规严厉,学员不得擅离校舍,每日上课练习共八个时辰。凡犯规者小则举鼎,大则棍责。郭暧捧着厚厚校规书册,身后铁闸关上,一入侯门深如海,压力排力倒海而来。 修文同时入读,幷有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大孔武有力随从。众人气势不凡,武术精湛,更兼身份特殊,恃着晋王撑腰,横行霸道,众学员敢怒不敢言。 『尚武堂』总教官马如龙为子仪旧部属,擅十八般武艺,为人铁面无私,对学员极度严厉。子仪知郭暧向来好食懒飞,五肢不勤,恨铁不成钢,遂私下向如龙授命,绝不可对郭暧姑息,如龙答允。 新学员除习兵书外,幷进行一连串体能训练。(有如现代警察学堂)秦风虽只懂吐蕃武功,但对武学天资聪敏,举一反三,故表现出色,鹤立鶏群。修文虽不济,但有四大随从掩护,表现尚可。独郭暧先天不足,体胖且身手笨拙,屡次表现不济。 秦风武学非凡,但不懂汉文,郭暧教授,秦风学懂朗读父遗书,对郭暧感激,视同恩人,见郭暧武学不济,私下教授,幷陪同练习,二人情同手足。 升平借故接近秦风,但秦风不解温柔,只顾专心习武,升平能与秦风日夕见面,已感满足。郭暧对升平早有成见,常加阻挠,升平与郭暧积怨更深。 一次竞赛中,郭暧墬后,被众学员,甚至女兵也超越了,郭暧出丑当场。 升平嘲笑,修文鄙视,虽有秦风安慰,亦无补于事。更深人静,众学员安睡,郭暧却被如龙惩罚做体能练习(如掌上压,跑步)郭暧体力不支,求救无门,加上思念洛霞,生不如死。 郭暧沮丧,遂把心一横,自暴自弃,欲令如龙将自己革走。众学员更鄙视郭暧。子仪气结,晋王得知郭暧表现差劲,心花怒放,认定子仪后继无人,早晚无法与自己匹敌。 如龙知郭暧心意,冷笑掷校训,原来学员表现欠佳不会被革走,只会被调到关外苦寒之地再受训,相传当地有食人族,郭暧有如晴天霹雳…如龙更下通牒,若郭暧不能通过期中考试,后果负… 郭暧夜立观星台,身心俱疲,相思成病。升平经过,以为郭暧欲了此残生,遂以激将法晓以大义,指子仪为三朝元老,大唐名将,虎父竟有犬子,实令郭家蒙羞!郭暧气愤,誓言必雪前耻! 修文霸道,郭暧不屑,因小故而结怨,双方势成水火。如龙压逼郭暧,郭暧受尽折磨,腹背受敌。郭暧为应付期考,后院独自练习,偶然发现有小溪由校外通入校内,红叶题诗,竟有洛霞音讯。二人藉红叶传情,郭暧仕气大振。 期考试为障碍竞技大赛,当中包括攀绳爬过城墙、穿越地底山洞及踏石头渡河等等…秦风领先,郭暧堕后。升平嘲笑,叫郭暧揭铺盖回汾阳府,郭暧大怒,誓要超越升平! 郭暧拚尽全力,竟迎头赶上修文!修文随从大惊,恐修文败阵,竟使手段,暗毁鱼塘石块。郭暧不知就里,一脚踏空,跌落水中,水底有漩涡,将郭暧吸往水底…郭暧眼看将要没顶,命丧河中…… 第七集 尚武堂的期考试为障碍赛,郭暧因体力不济,成为包尾大班,更误中修文手下青龙、白虎的诡计,令郭暧踏个空跌入河中,快遭没顶,郭暧拚命挣扎,慌乱间郭暧扯出怀中,由洛霞所赠的香囊,郭暧的求生意志实时标升,奋力冲出水面,游回岸上。 经此一役,郭暧大受激励,为了活着出去见洛霞,郭暧决意发奋,要改善体能,毕业离开尚武堂。郭暧要改善体能,奈何多年来只懂吃喝玩乐,早已肚满肠肥,无论郭暧多努力,成绩也未见跃进。 马如龙提出一个体能测试,能合格者,可以获得离开学堂放假一天。郭暧虽然希望能通过测试,外出和洛霞相见,一解相思之苦,但郭暧的体能实在不济;秦风等为了让郭暧一尝心愿,便为郭暧设计一连串的特训,虽然秦风的特训比马如龙的训练还要严厉,但郭暧都咬着门牙和血吞,把一切痛苦都强忍,只为和洛霞见一面。 体能测试当日,郭暧要在三个时辰内完成十里的赛跑、游过三里宽的河面、和推动附重百斤大石的木头车上山。这个测试连一向成绩优异的秦风也感吃力,可想而知郭暧能成功的希望是多么渺茫,但郭暧为了心中所爱,即使跑得双腿发软,险些淹死河中,更差点被木头车上的大石压死,郭暧也不放弃,拚尽的毕生的精力朝终点进发,在场每个人也被郭暧的真心感动,一同为郭暧打气,而郭暧也不负众望,在最后一刻冲过终点,达到指标,可以获得一日假期。 郭暧得以离开尚武堂,即直奔群芳阁,要和洛霞相见。但当郭暧赶到群芳阁时,郄不得其门而入,原来今日竟是洛霞出阁的日子,郭暧惊愕不已,不顾一切硬闯入群芳阁,赫然见洛霞正被鸨母迫婚,要洛霞下嫁富商,洛霞不肯,鸨母强迫洛霞上轿,郭暧欲阻止,却被护院赶出门外。郭暧被赶出群芳阁,眼巴巴看着洛霞被捉上轿,郭暧痛不欲生,高叫洛霞名字,洛霞闻得郭暧叫声,即自花轿跳下,同郭双双逃走。二人逃至河边,洛霞誓言宁可食贫,也不愿下嫁他人,郭暧大受感动,也立誓定不辜负洛霞。 秦风得知英雄店是江湖中出名的龙蛇混杂之地,而店主欧阳英更是八面玲珑,人脉甚广,而英雄店除了卖酒之外,还会买卖消息,甚至寻人。秦风遂来到英雄店请欧阳英为他寻找未婚妻。 秦风甫入店中,即四处向人打探谁是欧阳英,但不得要领,更险被人在酒中下冒汗乐,幸有一女子仗义相助,提点秦风小心,秦风甚为感激,秦风见女子对此甚为熟悉,遂请女子介绍谁是欧阳英,女子失笑,指秦风定非江湖中人,否则又怎会不知她就是欧阳英,秦风大感愕然,料不到英雄店的店主竟是一介女流。秦风和欧阳英一见如故,欧阳英即带着秦风四出找寻未婚妻,秦风见欧阳英对江湖一切了如指掌,对欧阳英大为佩服,欧阳英也对秦风一心找会失散的未婚妻,这种重信义的性格大为欣赏,二人一见如故。 第八集 一年一度的汛期又至,黄河又再泛滥,代宗下令发放官员赈灾,而子仪素有经验,代宗便交由子仪负责。晋王一方面为了增强实力,又想除去子仪,暗中把官银偷去,换成石头,誓要令子仪无法拿出官银赈灾,罪犯欺君。 子仪发现官银变成石头,大为吃惊,因上告代宗定必被代宗降罪,但石头又不能用来赈灾。子仪苦思良久,唯有把三房妻妾叫来,要求三房妻妾把私己首饰拿出,以填补官银损失,用来赈灾,但三房妻妾均自私,仍以为汾阳王府库粮充足,不肯相助,子仪无奈讲出多年来为了支持军校发展,子仪早已用尽家中财产来补贴军校开支,汾阳王府早已是外强中干,三房妻妾才明白多年来为子仪一毛不拔,全是一场误会,三房妻妾虽然满不情愿,但为了大局,无奈把首饰和私己交出。 青龙、白虎等人又再设计作弄郭暧等人,但郭暧机灵避过,但青龙、白虎却把洛霞送来的馒头踏烂,郭暧怒不可遏,又误会是修文所为,郭暧追打修文,修文惊死逃走,跌下山崖,只得拉着树藤呼救,郭暧追至,把修文救起,发现修文已尿湿裤子,郭暧发现修文是真的无知懦弱,但修文为了面子,借口是刚才摔倒弄污,继续同郭暧作对,以掩饰自己的懦弱。 如龙要求众练习黑夜行军,升平有幸和秦风分派为一组,途中升平为了和郭暧呕气而把地图弄丢,但升平也不在乎,因为升平可以和秦风在黑夜中赶路,不过秦风郄为迷了路而焦急,只可以借萤火虫的光芒找路,但升平却视之为浪漫一夜,一生难忘。 郭暧在夜路上,先因和升平呕气而把脚程担误,途中又中了修文、青龙等人设下的陷阱,弄得损手烂脚和一身泥污,郭暧一拐一拐地回到尚武堂时,竟看到尚武堂外有人放起烟花,郭暧认出这是洛霞为他而放,郭暧看着心感温暧,自觉吃任何苦也值得。 黄河水患一发不可收拾,子仪要发动尚武堂人同人到灾区修堤协助救灾。晋王得悉,唯死修文会身陷险景,施计使走修文;而代宗也为安全计,要升平返回皇宫,但升平不舍秦风,拆返想把秦风一同带走。而秦风也得知欧阳英为帮自己找寻未婚妻,竟到达最接近黄河的村庄,而此村庄快将被洪水淹没,秦风担心欧阳英安危,前往迎救。 升平返回大队中,得知秦风前往了灾区,坚持要跟随大队前往,目的是找寻秦风,当升平找到秦风时,竟见秦风正奋不顾身,跳入河中迎救欧阳英,升平刹那间竟感到心痛心酸,初尝一个情字带来的苦楚。 灾情越见严峻,郭暧、秦风赶到河边护堤,众人手拉着手,组成人链紧紧守护着呵堤,时风雨交加,雨越下越大,一个滔天巨浪向众人迎面卷至,众人命悬一线,性命危在旦夕… 第九集 晋王使计,把修文调离尚武堂,以避过与众人齐去保堤一劫。 晋王沾沾自喜,指尚武堂众人今次必不能安然渡过这次缺堤,如此一来除了可以瓦解尚武堂,更会令郭家再无世子,彻底崩溃!自己则坐收渔人得利!修文闻言,大是错愕。 修文回想起自己在尚武堂的生活,初期四大护法与众人冲突,令自己成了众矢之的;但一次偶然机会,郭暧却发现修文只是一个备受保护的大少爷,一直受晋王操控的扯线公仔,内心敏感而懦弱,郭暧竟对自己大表同情,更伸出友谊之手,修文才第一次真正交到朋友。 而此时郭暧与众人正拚命保堤,以身体阻挡洪洪大水,命悬一线,危在旦夕;修文突然感到一股热血,他不愿苟且偷安,任由郭暧参考资料:http://www.moviegood.com



新醉打金枝中郭暧到底是喜欢落霞还是公主?

当然是公主了!